发新帖 回复
发新帖

[摘编稿件] 悦读 佟川(锦州)

时间:2019-5-15 10:46 0 5984 | 复制链接 | 打印 | 上一主题| 下一主题
悦读
佟川(锦州)

  记得第一次认真“阅读”,是在K972的列车上。约莫着正赶上春运的大潮,和其他来自各行各业的人们挤在那短短而又长长的火车车厢里,一起在漆黑的有如浇筑的静谧中缓缓地向家的方向行驶。

  可视之处,人生百态。

  车厢连接处有三个农民工,盘腿坐在地上,没铺报纸,喝着用矿泉水瓶装的散白酒,吃着自己买的蘸酱菜。酒足饭饱,拿出自己的旱烟袋,把纸放在手心,弄平整,捻了一小撮烟叶,多了少了自己拾掇,最终小心翼翼地卷好,再搓个烟嘴,互相“上个火”,得嘞,美滋滋地抽着。不一会儿,你看那里的光,便开始朦胧起来。

  灯被调暗了一档,本不明亮,更加昏暗。

  前方不远处的座位,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在车座下面铺好了报纸,先把包塞了进去,然后整个人一缩,连滚带爬地也算是进去了。右面车座上的一对母子,一直在讨论什么地位与尊严的问题,莫名其妙的,就没再去剽窃他们的思想。后面的姐姐一直在小声啜泣,情绪并不稳定,中途接了几个电话,却是声音明亮。

  斜对面的大叔,寸头,文身从袖口露出来,带着块金表,用着典型的“金立”系列滑盖式手机,跷着二郎腿,笑嘻嘻的,没有过分的可怕,反而给人一种可爱的感觉。旁边的黑衣男子,全程小心翼翼地伺候着茶水,让人觉得滑稽。

  坐在我们这行紧里面的大叔,把笔记本电脑、两个手机放在桌子上,手指不断地在键盘上输入,与此同时电话不断,而回应的语气也不尽相同,八面玲珑。工作之余,也见他休息,但他的休息不过是简单地呷一口茶水,那茶水的颜色,使我几乎看不见里面的茶叶。

  车厢的尽头,远远地传来小孩的哭声、母亲的歌声、父亲的斥责声。再近一点是一对情侣吵架的声音,男人粗鲁,女人无助。对了,还有一大家子的人,除了一个年纪不算太大的被衣服包裹得严严实实的男人躺在那里,其余人轮番站着照看男人,有人面色悲伤、有人面色无奈、有人面色痛苦、有人面色厌弃……

  窗外黑压压的,什么都看不到,月亮高悬,可惜那光亮被黑夜死死缠住,不能照亮大地的昏沉。

  相比于读书,我更喜欢坐火车旅行,人生百态,真实明了。生、老、病、死、爱别离、求不得,这长长的人生六苦凝结在了短短的旅途之中。作为过客,只能观望,不得打扰。

  每个人都有着属于自己的故事,或喜悦、或黯淡、或无奈、或悲哀,那都是生命的必经之路。人生太复杂了,复杂到不能用所有人类发现的定理去解释、去预测,它反而是一种人们主观的选择,选择不同的心情、不同的姿态,去走过那太阳洒下的金光大道,挨过那无尽黑夜铸成的幽深监牢。有的人选择了绝望尽头的桥,有的人选择暗夜里绽放的花,人间一趟,你是否认认真真地看过太阳、是否仔仔细细地欣赏那道路两边的灿灿野花。

  我们大多数人都是活在自己一片小天地之中的无名之辈,都有着不为人知的悲喜。过江之鲫般的我们对于自己未来那飞蛾扑火般的执念,会在杳杳时光的滚动中日渐渺茫,挣扎、坚持与追求,永远不会成为前路上的一腔孤勇,它会盛放成为永恒的烟火。

  人生就是一条走过的以及即将走过的路,不能停留。我们会有不甘、不舍、不愿,但最终只能看开、想开、手放开。

  人生总是充满了迷茫的光影,恰到好处地回眸一见,撕心裂肺的无助与怀念,但时间总是向前,你只得坚持下去,阅着自己,悦了自己。不论是终结还是下回分解,留待评说。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返回顶部